欢迎光临四川金契律师事务所门户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法律服务
扫一扫浏览:
  • 官方微信
  • APP安卓版
  • APP苹果版
全国咨询热线:(028)86113255

共享单车一个一个“走了”,后续问题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17-11-23
浏览次数: 160

共享单车一个一个“走了”,后续问题怎么办?



  • 来源:工人日报

  •     “小蓝单车倒了,我的押金怎么办?”11月20日,家住北京朝阳区的崔小姐告诉记者,自己从10月22日就申请退押金了,可一个月过去了,退款页面显示还处在“退款中”。

        “当我在小蓝单车APP里操作退押金时,页面上显示,‘退押金后您赠送余额将会清空;账户中优惠券将会作废;以后押金需交纳199元’。我想算了吧,99元钱也不多,把余额用差不多了再退吧。”海淀区的刘先生告诉记者,“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倒了。”

        押金难退只是共享单车企业倒下之后面临的一个问题,供应商找谁要账、报废的车辆谁来管也是十分棘手的问题。

        消费者权益谁来保障?

        与崔小姐、刘先生有同样遭遇的消费者还有很多。据了解,自今年9月以来,由于行业洗牌,已先后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倒下,而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存在押金难退问题。

        行业洗牌,企业倒下,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企业的破产财产将按照破产费用优先的原则,剩余财产优先清算员工工资、社保等费用。而网上曝光的高额供应商欠款和用户押金,其实都属于清偿顺序之末的一般性债务。极大可能是难以获得全额清偿,只能在剩余财产中按债权比例受偿。

        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用户的押金与企业自有财产是两个概念,押金所有权属于消费者,不是企业资产,因此不能算是破产财产,应该在企业破产清算前取回。

        “即便如此,依靠我们个体的力量很难完成押金追讨。而且单个人的押金并不多,没人会去打官司,消协组织应该代表消费者依法履行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职责。”刘先生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有关部门必须未雨绸缪,而不是等到无法退款时再去想办法。他建议,首先要明确共享单车押金退还流程和工作日时间限制,设立专用账户用于押金退还;其次,共享单车平台、公共单车平台与个人征信系统接入,鼓励对于信用系数高的市民免收押金;最关键的是,要严格规范押金使用,保障资金安全。

        供应商找谁要账?

        共享单车倒下,相关供应商也损失惨重。 据媒体报道,目前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小蓝单车大部分的采购和生产都出自深圳和惠州,此前我们与小蓝的账期是30天。从今年3月份开始,我们就感觉不对,一直等到5月都没有拿到回款。”一位供应商说。

        曹磊认为,供应商与共享单车企业合作多是预付款的方式,企业一般先支付30%左右的预付款给供应商,完工后再付尾款。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供应商还没完工,那边企业就倒了,这样尾款就很难收回来了。

        除了被共享单车企业欠款之外,供应商还面临很多难题亟待解决,比如此前为了满足共享单车海量订单所扩建的生产线如何处置?减产之后,闲置的工人如何安置?

        “这些问题确实比较棘手,目前来看,在配件等原材料成本价格上涨的情况下,供应商应积极寻求转型,针对特定人群开发中高档、更具个性化的车子。”曹磊说。

        报废的车辆谁来管?

        近两年,共享单车市场发展迅猛。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北京市共享自行车企业投放运营车辆达235万辆。而有关专家预计,2017年,共享单车在全国的总投放量可能接近2000万辆。

        随着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陆续倒下,报废后的共享单车怎么回收、回收后如何处理,引人关注。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不少废弃的共享单车被随意堆积在立交桥、地铁站附近,占用城市公共空间。在不少小区,一些废弃的共享单车被直接扔在绿地上,影响小区的环境。

        报废的共享单车应该由谁来回收呢?中国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对记者表示,按理说应由相关运营企业负责回收,但问题是由于维护成本高、回收价格低,企业与其维修和回收废弃单车,还不如直接生产投放新的单车。

        卓创资讯废钢铁分析师蔡玉婷此前曾对本报记者表示,2017年以来,废钢铁铁皮、车架子等料型回收价格为每公斤0.9元~1.1元,被多数贸易商吐槽价格比废报纸还要低。

        对此,中国再生金属协会发展部相关负责人指出,低回报率的单车回收生意,应该考虑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将生产者对其产品承担的资源环境责任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方面。因为没有生产者延伸责任制度,企业因盈利需要会最先考虑制造而非回收。

  • 共享单车一个一个“走了”,后续问题怎么办?
  • 责任编辑:冀春雨

四川金契律师事务所(www.jinqicn.com)摘自法制网

相关推荐 More
2021 - 01 - 19
点击次数: 5
2021年1月18日上午10点,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统计局发布2020年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情况。居民收入情况方面,2020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89元,比上年名义增长4.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1%,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3834元,比上年名义增长3.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31元,比上年名义增长6.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3.8%。这个统计数据,对工伤职工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有直接影响。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说明: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
2020 - 11 - 19
点击次数: 18
裁判概述父母将房产登记在尚为无/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子女名下,如无证据证明该无/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子女通过继承、奖励、父母之外的第三人的赠予、报酬、收益等有合法经济来源,则该财产宜认定为家庭共有财产。父母负债用于家庭共同生产经营的,应当以包括登记在未成年子女名下房产在内的家庭共同财产用于偿还家庭共同债务。案情摘要1. 王永权因项目建设需要向贺珠明借款1000万元,同时约定还款时间及利息。但借款到期后,王永权未按约定期限偿还。2. 另查明,案涉借款发生前,姚明春作为王雲轩代理人就案涉房产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支付价款,在案涉借款发生后将案涉房产登记至王雲轩名下。3. 贺珠明诉至法院,要求王永权、姚明春(王永权之妻)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并要求确认登记在王雲轩(王永权、姚明春之子)名下的案涉18套房产为家庭共有财产,在王永权、姚明春不能偿还债务的情况下,拍卖上述房产用于偿还债务。4. 一审判决支...
2020 - 08 - 05
点击次数: 28
8月4日下午4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至此,张玉环已被羁押9778天。此前的7月9日,该案在江西高院公开再审,控辩双方均认为应改判无罪。案情简介★2020年7月9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进贤县凤凰乡某村两个男孩失踪,次日,俩男孩的尸体在村附近的水库中被发现。公安机关经侦查,以张玉环为犯罪嫌疑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张玉环提起公诉。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1月26日作出一审刑事判决,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张玉环提出上诉。★1995年3月30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于2001年11月7日作出判决,判处张玉...
2020 - 07 - 20
点击次数: 71
结婚买房,在大多数人看来是豆浆配油条般,固定搭配着。结婚买房的方式很多种,有婚前就买好的房、有结婚后夫妻双方共同买的房、还有父母出资买的房……这些情形,怎么认定房子的归属?离婚,又怎么分割这房子呢?.........................................................婚前买房(点击可放大)...................................................婚后买房(点击可放大)......................................................父母出资买房(点击可放大).....................................................离婚判决时对房产不予处理的情况(点击可放大)................................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安卓版
Copyright ©2005 - 2017 四川金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仿冒必究!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