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四川金契律师事务所门户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法律服务
扫一扫浏览:
  • 官方微信
  • APP安卓版
  • APP苹果版
全国咨询热线:(028)86113255

App版许霆案:男子充值350次得千万元一审获刑11年

发布时间: 2017-11-20
浏览次数: 105
App版许霆案:男子充值350次得千万元一审获刑11年

四川金契律师事务所(www.jinqicn.com)摘自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7-11

    上海一“App版许霆案”引争议

    生活在上海的29岁青年叶榲飞,遇到了“App版的许霆案”。2016年6月,他用银行卡向一款名为“壹钱包”花漾卡的互联网金融产品转入资金,发现钱被原路退回,而App却显示资金增加了。此后的8天,他重复操作了350余次,App中“多出”了1125万元,这些钱被他用于消费、还债。

    近日,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叶榲飞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这与2006年曾引起全国关注的许霆案有些相似。公开报道显示,时年23岁的许霆在广州某ATM机取款100元,结果ATM机“吐出”了1000元,而账户中只被扣了1元,此后他多次操作,累计取走17.5万元。法院一审认定许霆犯盗窃罪,并判处无期徒刑,后重审改判许霆有期徒刑5年。

    对于叶榲飞的经历,有人认为,这只是民事纠纷,叶榲飞并无秘密窃取的故意,只构成民法上的不当得利,况且他已经提出了分期还款的方案;反对者则认为,叶榲飞非法占有的目的明显,综合全案,认定他犯罪并非没有理由。

    “充值”350余次“多出”1125万元

    2015年6月,叶榲飞下载了一款名叫“壹钱包”的App,随后以妻子的名义注册了账号,并申请激活、绑定花漾卡。

    这款App是平安集团旗下子公司平安付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付公司”)的产品,花漾卡也是由平安付公司与平安银行共同推出的。“壹钱包”的注册用户可以申请花漾卡,通过银行渠道给花漾卡充值之后,卡上的资金可以用来转账、消费、提现。

    “(账号)一直都是他在用。”叶榲飞的妻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叶榲飞曾开过健身会所、经营过单身公寓,2016年前后,他们的生意歇了一段时间。

    事情发生于2016年6月4日。这天晚上,叶榲飞通过支付终端将银行卡的钱转入“壹钱包”花漾卡,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银行卡的钱被退了回来,花漾卡却显示资金转入成功、可用余额也相应增加。

    这是花漾卡资金转入渠道的系统故障。平安付公司事后出具的报案材料显示,该故障从6月2日持续到6月12日,其间,多名用户将花漾卡里“多出”的金额提现转走。

    叶榲飞也是其中之一。直到故障解除,叶榲飞8天里重复了350余次“充值”操作,花漾卡里共增加了1125.63万元。其中的241万余元被他用于购买轿车、黄金以及归还个人债务,884万余元在“壹钱包”内购买了理财产品。

    曾提出分期还款方案

    平安付公司提交的通话文字记录显示,6月12日,也就是故障排除的当晚,该公司联系叶榲飞,告诉他交易异常情况。

    叶榲飞的妻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银行找来,她才知道有这件事,“我跟丈夫说,这个钱(我们)不能用”。

    第二天下午4点,平安付公司再次打来电话。通话记录载明,叶榲飞称,他没意识到账户的钱会多出这么多,“以为是自己的钱,就一直花”。

    在电话中,叶榲飞表示愿意还款。他对平安付公司说,“壹钱包”内的余额及其理财产品可由该公司先扣除,其余的200多万元已用掉了,无法全额还款,但可以次日下午5点再联系他,届时会给出还款方案。

    平安付公司6月14日如约打来电话。通话内容显示,叶榲飞再次表示不知为何当时拿到那么多钱,现在他最多可以一次性还20万元,其余的希望能分期偿还。他称,自己是商人,每月可以轻轻松松赚10万元。

    分期还款的方案最终未被平安付公司接受。

    在叶榲飞提出该方案的第二天,上海警方接到报案称,陆续有人利用平安集团旗下产品的系统漏洞盗刷花漾卡资金,造成平安银行损失1200余万元。

    2016年7月下旬,叶榲飞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同年9月被逮捕。

    一审获刑11年,目前已上诉

    2016年11月,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对叶榲飞提起公诉。奉贤区法院今年6月、9月两次开庭审理该案。

    此前,平安付公司已追回了叶榲飞“壹钱包”内购买的理财产品资金884万余元、理财产品利息3.65万余元、账户余额2.28万余元,合计890万余元。在叶榲飞的妻子还款29.6万元之后,该公司仍损失205.94万余元。

    对于检方的指控,叶榲飞的辩护律师、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绍平认为,叶榲飞的行为不是犯罪行为,他无任何窃取、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主观故意。“该案的发生,是叶榲飞主动将钱存入账户,而后平安付公司自己往被告人的账户上加钱,又把(银行卡的)钱款返还给叶榲飞,请问,被告人何来非法占有的目的?”

    “如何证明这不是平安付公司主动给付被告人的钱款?被告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平安付公司给的意外之财。”吴绍平称,客观上,叶榲飞也未对钱财进行秘密窃取,其所有操作都是按照“壹钱包”App的流程进行的,既没更改规则,也没植入恶意软件,“‘壹钱包’App(发生的操作)代表的就是平安付公司的意思表示,如果凭一句‘系统漏洞’就不代表了,那么,又凭什么证明其他的操作就是平安付公司的意思表示?按此逻辑,使用者的资金还有没有安全保障?”

    这些辩护意见未被法庭采纳。今年9月30日,奉贤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叶榲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50万元,责令退赔平安付公司205.94余万元。

    现行刑法规定,犯盗窃罪,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吴绍平告诉记者,叶榲飞对一审判决不服,目前已提出上诉。

    是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

    与11年前的许霆案一样,叶榲飞案以民事纠纷定性还是刑事案件定性,再次引起了法律界的讨论。

    奉贤区人民法院认定是刑事案件的理由是,叶榲飞明知银行卡支付系统出现故障,仍反复操作300余次,秘密窃取被害单位巨额资金并使用。判决认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证明叶榲飞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判决认定,叶榲飞在家属帮助下退赔部分赃款,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在吴绍平看来,这只是常规的民事纠纷,如果平安付公司认为叶榲飞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叶榲飞只是不当得利,并未盗取他人钱财,平安付公司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叶榲飞返还款项。事实上,叶榲飞此前也对平安付公司提出了分期还款的方案。

    “如果认为叶榲飞非法侵占了公司财产且拒不归还,那么,也应当由平安付公司提起刑事自诉。”吴绍平认为,叶榲飞应承担的是返还不当得利的民事责任,若一定要算犯罪,最多仅能构成侵占罪。这是自诉案件,且量刑比盗窃罪更轻,最高刑为有期徒刑5年。

    还有一些了解案情的法律人士认为,叶榲飞是一个智力正常、具备一定商业知识的成年人,理应能够通过“资金转入后原路退回,花漾卡余额却显示转入成功”判断出App系统存在故障,认为“App主动给了1000多万元”,从常识上说很难站得住脚。

    他们认为,叶榲飞8天内的充值次数达350次之多,其间还使用了1125万余元——该数额应该明显超过了叶榲飞一贯的消费水平,“很难相信,一个成年人会不知道自己没这么多的钱”,故意非法占有的目的比较明显。另一方面,公司事发时应该也不知道这个故障,否则没理由不及时解决,这也符合盗窃罪“秘密窃取”的构成要件。

    类似的讨论在许霆案发生时也曾进行过多次。

    公开报道显示,该案重审由无期徒刑改判5年的理由是,许霆是在发现ATM机出现异常后产生犯意,其行为与有预谋或者采取破坏手段盗窃金融机构的犯罪有所不同,并且,从案发具有一定偶然性看,许霆犯罪的主观恶性尚不是很大。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彼时表示,5年的量刑低于法定最低刑,但综合本案具体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处法定最低刑仍不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因此,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决定对其在法定刑以下量刑。

    对于叶榲飞案,吴绍平表示,叶榲飞失去自由后,他与平安付公司方面还曾就还款问题多次通电话,最近的一次是今年9月,“主要都是关于还款是分两年还是三年还,及首次付款的金额问题”,截至记者发稿,双方仍未达成一致。

    吴绍平认为,倘若罪名成立,这无异于是让公民个人为企业法人的错误埋单。

    对此,一些法律人士认为,平安付公司相关系统出现故障,公司确有一定责任,但若因此而认为用户可以占有、使用这些财产,不利于社会诚信建设,情理上也难以让人信服。

    本报北京11月16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App版许霆案:男子充值350次得千万元一审获刑11年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相关推荐 More
2019 - 04 - 12
点击次数: 44
近年来,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数量始终保持高位运行,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为妥善审理好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等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及精神,并结合司法实践,制定本解答参考。一、程序问题1、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如何确定管辖?第一审婚姻、继承、家庭案件,一般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对重大疑难、新类型和在适用法律上有普遍意义的案件,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由上级人民法院自行决定由其审理,或者...
2019 - 03 - 21
点击次数: 48
1.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王丽诉张伟同居析产案本案要旨: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解除同居关系时,同居期间为共同生产生活而形成的债权、债务,可按共同债权、债务处理。审理法院:辽宁省辽阳市弓长岭区人民法院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 2015年12月4日2.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同居的,女方所带财产应视为女方的个人财产,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男方应予返还——广西百色中院判决龙某诉田某解除同居关系案本案要旨:依照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其同居时女方带来的“陪嫁”应视为女方的个人财产,双方解除同居关系时男方应予返还;男方请求返还彩礼的,应予以支持。案号:(2013)百中民一终字第51号审理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地区(市)中级人民法院来源:《人民法院报》2...
2018 - 12 - 06
点击次数: 95
各位会计注意,个人账户避税不能再有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文件:2018年12月1日起,除了取消开户许可证之外,增加对于个人银行账户的管控,尤其是“公转私”账户,以及超过限额的账户。开户证取消,公对私严查!2018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试点取消企业银行账户开户许可证核发的通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央行决定试点取消企业银行账户开户许可证核发,试点地区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对银行为企业开立基本存款账户由核准制调整为备案制,不再核发基本存款账户开户许可证。开户证取消后,试点地区银行按规定审核企业身份、开户意愿真实性以及基本存款账户唯一性后,即可为符合条件的企业开立基本存款账户,不再需要央行审批。 对企业来说,基本存款账户(基本户)是经营所必须的,是办理转账结算和现金收付的主办账户,企业只能在银行开立一个基本户,是开立其他银行结算账户的前提。开户证取消后,12月1日起,试点地区银行将为企...
2018 - 11 - 30
点击次数: 2891
正文:目前,在国内民间借贷从业人员众多,但是却很少有人有自有资金对外出借,基本上都是低吸高贷,2018年可以说是整治民间借贷罕见的一年,公安部、银保监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文《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随后最高院亦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法〔2018〕215号),联合整治民间借贷中不规范行为。现在划重点:1、未经批准,不得以借贷为业!2、严厉打击利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等非法集资资金发放民间贷款。严厉打击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吓、威胁、骚扰等非法手段催收贷款。3、严厉打击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再高利转贷。严厉打击面向在校学生非法发放贷款,发放无指定用途贷款,或以提供服务、销售商品为名,实际收取高额利息(费用)变相发放贷款行为。严禁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作为主要成员或实际控制人,开展有组织...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安卓版
Copyright ©2005 - 2017 四川金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仿冒必究!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